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从“瘟疫之源”到“伦敦塔上的明星”,乌鸦如何逆天改命成为翘楚

2022-11-29 01:12:38 1502

摘要:玩过LOL的朋友都知道,游戏中有位回血能力极强的英雄,名叫斯维因。他全部的技能都围绕其身边的“乌鸦”展开。斯维因作为诺克萨斯的统领,诡计多端且招数范围大,爆发伤害高,是不少玩家心中的首选角色。图为“诺克萨斯统领,斯维因”针对游戏中出现的细节...


玩过LOL的朋友都知道,游戏中有位回血能力极强的英雄,名叫斯维因。他全部的技能都围绕其身边的“乌鸦”展开。

斯维因作为诺克萨斯的统领,诡计多端且招数范围大,爆发伤害高,是不少玩家心中的首选角色。

图为“诺克萨斯统领,斯维因”

针对游戏中出现的细节,制作方拳头公司显然是用心了。因为从斯维因身上的某些特征来看,他几乎囊括了西方人对乌鸦的全部认知,即“智慧”,“超前的预兆”,“黑暗力量”以及“可见的灵魂”。

图为“阿波罗在与巨蛇战斗”

在希腊神话中,乌鸦与预言之神阿波罗有关。

阿波罗是宙斯最喜欢的儿子,而“Apollo”在字面上的意思又与光明有关。所以绝大部分人对他的印象都只停留在“太阳神”这单一角色中。

事实上,希腊神话中的人物拥有非常多样的性格和职能——阿波罗不仅是光明之神,他同时也是射箭、音乐和舞蹈、真理与预言以及康复和疾病等神灵。

那么乌鸦又是如何与阿波罗扯上关系的呢?

原来在希腊神话中,乌鸦本是一只白色的神鸟。阿波罗怀疑自己的爱人科洛尼斯有越轨行为,遂派它去监视后者。果不其然,白鸟发现了科洛尼斯的不忠并如实向阿波罗做了汇报。

可谁曾想,恼羞成怒间,阿波罗竟将一肚子火气都撒在白鸟身上——他用炽热的火焱将白鸟彻底烧焦,可怜的鸟儿瞬间变成了乌黑色。

这就是古希腊人口中关于“乌鸦”的起源。从此,乌鸦在地中海文明中就常与“未知的厄运”联系在一起。

图为古罗马历史学家泰特斯·利维乌斯

有趣的是,在各类实践中,罗马人曾巧妙地借助上述文化现象和敌人玩起过“心理战”——根据古罗马历史学家利维(Livy)的说法,罗马执政官【马库斯·瓦列里乌斯·科维斯】(Marcus Valerius Corvus,约前370-270年)在一次与高卢人(Gaul)的战斗中,就曾在其头上戴了一只黑乌鸦。

【科维斯】鬼使神差地将自己扮成上帝派来的使者,并用乌鸦的腔调向敌方士兵传达了“战必败”的信号。他在瓦解敌人军心的同时,还顺势增强了自己在军队中的威望。

果不其然,罗马战士在“神的感召”下变得异常英勇,他们很快就占据了战场的主动权并赢得了胜利。这也是“乌鸦”首次作为战争手段出现在西方文献中。

图为古罗马头盔上的乌鸦装饰品

在《圣经》中,乌鸦(希伯来语:עורב;希腊语:κόραξ)也是第一个被希伯来语认可的鸟儿。

《创世记》一章,诺亚在大洪水后从方舟上释放了一只乌鸦,用以检验水域是否已经消退。(因为乌鸦会去食腐肉)

但这只乌鸦因为贪食,没有及时回到诺亚那里报信。因此在基督教中,乌鸦又有“背叛”和“罪恶”的隐喻。

正如公元1世纪《亚历山大寓言》对《圣经》的补充,作者菲洛认定诺亚的乌鸦象征着罪恶,而鸽子则是美德的化身。

这几乎奠定了乌鸦在西方鸟类中的主基调。

图为古希腊哲学家,亚历山大的菲洛“Philo of Alexandria”

在黑死病期间,由于鸟嘴医生的出现,乌鸦的黑暗元素再次被拔到了顶峰——医生们为制造恐惧,逼迫百姓们留在家中,因此故意戴上了恐怖的鸟嘴面具,用来驱逐停留在街道上的人。

那时,医生基本不治人,也治不好人。他们能做的就是为瘟疫地区画上大大的标记,以提醒旅客不再前往。

蒙昧年代,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举措。

图为鸟嘴医生

看起来聚集了“死亡”,“黑暗”和“罪恶”的乌鸦,其命运似乎已经注定,毫无翻身的机会可言。

然而,事实果真如此吗?

当然不是。历史总会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,乌鸦在部分地区的积极影响也远比它的负面形象多。

例如,公元4世纪,根据基督教伊比利亚传说,烈士【圣萨拉戈萨的文森特】被执行死刑后,就有大批通天性的乌鸦飞到其身边,确保他的遗体远离野兽吞食。

后来,信徒们将文森特的遗体带到了现在葡萄牙南部的圣文森特角,并在他的坟墓上建起了一座神殿。神奇的是,庙宇周围依旧有大批乌鸦守候着。

阿拉伯地理学家 艾德里斯(Al-Idrisi)注意到了这些虔诚的“乌鸦守卫”,因此他将神殿命名为“كنيسةالغراب”,即“乌鸦教堂”。

百年后,葡萄牙国王阿方索一世(“Afonso I of Portugal”,1139–1185)在1173年挖出了圣人的尸体,并用轮船将其运到里斯本,人们注意到轮船上方仍有大量乌鸦盘旋着。

图为里斯本的纹章

因此,为纪念这神圣的时刻,里斯本将乌鸦和遗体搬运船都纳入了地区纹章中(见上图),意谕着圣人显灵,可保一方平安。

在德国,乌鸦同样拥有神奇的魔力。

相传,英雄皇帝【弗雷德里克·巴巴罗萨】(Frederick Barbarossa)和他的骑士一起沉眠在图林根州Kyffhäuser的洞穴中。

只要山洞口的乌鸦停止绕山飞行,他就会醒来,并带领德国(神圣罗马帝国)重新走向繁荣。

根据故事描述,皇帝的眼睛在睡梦中总是半睁着的,他会不时地举起手,指示身边的小男孩去洞口外,察看乌鸦是否停止了飞行。

此时,乌鸦成为了唤醒英雄的关键。

图为弗雷德里克一世正指派男孩去察看洞外的乌鸦

然而对于北欧人来说,乌鸦又与至高无上的奥丁神有关——相传奥丁(Odin)为获取知识而牺牲了左眼,因此变成独眼神。于是,代替他观察世界的重任就落在其左右两肩的乌鸦身上。

这两只乌鸦分别叫“Huginn”和“Muninn”,前者代表思想,后者象征着记忆。每天,它们都会从赫利斯克斯克(Hliðskjálf)飞出,并为奥丁带来九大世界中有关“中土”的新闻。

图为奥丁神的乌鸦正飞走

有趣的是,回想这几年火爆的电视剧《权力的游戏》,主角布兰·史塔克化身的“三眼乌鸦”就是取自奥丁的典故。

即“三眼乌鸦”可任意穿梭时空,指引布兰看到即将发生的事情。(另有一说认为主角与爱尔兰神话中的布兰神有关。布兰神也是乌鸦神,拥有先知的能力。)

当然,除了预言和超视距外,乌鸦的古英语是“hræfn ”,在北欧中还有“狂风” 的意思。这个词经常被组合用作流血和战斗的标志。

例如,海盗国王【拉格纳·罗得布洛克】( Ragnar Lothbrok)就有一个乌黑的旗帜叫做“Reafan",上边刺有乌鸦的图案。据说,如果这面旗帜在战斗中飘扬,那就意味着拉格纳最终会赢得胜利。但如果旗子耷拉着毫无生气,那么战争将以失败告终。

另有当过瓦兰吉卫兵的挪威国王【哈拉尔德·哈德拉达】(Harald Hardrada)也有个乌鸦标语,称为Landeythan,它象征着对土地的征服以及无畏的战斗。

图为哈拉尔德·哈德拉达(Harald Hardrada)

在英国,不同地区对乌鸦的信奉也有着较大差异。

譬如,爱尔兰神话中,乌鸦就和战争女神Morrigan具备直接联系。后者又常和预言,死亡以及战斗胜利有关。

相传,摩里根(Morrígan)擅长变身黑色乌鸦,在战场上鼓励战士们勇敢杀敌,并故意掀起那些沾满血污的衣物,抛向敌人制造恐惧。

图为爱尔兰神话中的战争神Morrígan

在英格兰地区,乌鸦的作用就更重要了。

伦敦塔上至今都保留着“乌鸦大总管”这个官职,英国人还特意为塔上的几只乌鸦开了社交账号,每年都有不少英格兰人来此参拜。

那么,到底发生了什么?会让英格兰如此崇敬乌鸦?

传说,伦敦塔上的乌鸦能决定英格兰王国的运势。一旦它们飞走,那么整个王国将会陷落。有人认为,至少有六只乌鸦在几个世纪内都一直生活在塔楼之上。

据称,查理二世在皇家天文学家约翰·弗拉姆斯蒂德(John Flamsteed)的投诉下,曾下令拆除过乌鸦的塔楼。

然而,大臣们对乌鸦的信奉让查理二世又改变了这个主意,并在英国内战后决意将天文台搬到格林威治,目的就是为了保留乌鸦们的生存空间。

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伦敦遭遇空袭。塔楼上大部分乌鸦因动荡而消失,仅剩下一对名为“ Mabel”和“ Grip”的乌鸦情侣。后来,Mabel率先飞走,几周后它的伴侣Grip也不甘寂寞,循着Mabel离开了伦敦塔。

由于乌鸦全部消失,坊间一度引发了极大恐慌,有关大英帝国即将陷落的论调也不绝于耳。

为安抚百姓的情绪,高塔在1946年1月1日重新向公众开放之前,不得不重新补充了6只新乌鸦,以告慰世人。

图为带着皇冠的乌鸦

可见,在西方不同的地域文化中,乌鸦的地位仍有着天壤之别。在德国,它们是唤醒沉睡英雄的使者;在西班牙,它们又化身守护圣人的卫士;在北欧和爱尔兰,乌鸦可以通天眼,观察世界万物,同时也是战斗的化身;在英格兰,它们甚至可以左右帝国的命运。

不过,更多情况下,乌鸦和“厄运”,“死亡”以及“灵魂”的交集更加密切。它们是瘟疫中的无奈,是主人眼中的背叛,更是不幸的预兆。

这一点在东方文化中也同样可见。

但话说回来,究其根本乌鸦也只是自然选择的产物,它本身的存在并没有错。毕竟“事在人为”,如果我们将一切做好,那么乌鸦的象征意义必然会出现积极的一面。兴许我们也能得到它们的守护,作一回圣人呢?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